商会名家

商会名家

邹培林

沈阳沙驰商贸有限公司 董事长
 生长于军人家庭的他一直向往当兵,虽未能如愿但却在商场上横马立刀,闯出一番新天地。他没有惊天动地的业绩,却实实在在地为沈阳经济建设做了实事。
阳光浙商
只要你先付出,你先帮助他人,你才能够得到他人的帮助。
良好的人际关系是需要培养的,我不会刻意去与谁做朋友,但我愿意付出比天底下得到其他本领更大的代价去获得与人相处的本领。                              —邹培林
“经常有人问我能喝多少酒,我以前喝过但现在是滴酒不沾。业余爱好不多,朋友想干啥我就陪着,违法的事咱不干。交朋友也是交那些比较讲究规矩的,但也不是那种‘淡如水’”。
“家里生活条件比较好,父亲是是位老红军本来可以享受待遇,但我还是闯荡出来了,现在虽然没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业绩来,但这些年从没骗过别人一分钱,却交了很多朋友,这一点让我特别满足。”
不知道在沈阳商圈里有多少人熟悉“同洲”商贸邹培林这个名字,但我们所采访过的熟悉他的浙商都对我们说:“培林啊,直率仗义,做事讲究,他可是在沈阳的‘老’温州人了,那是个平凡做人,低调做事的人。”
自信开朗,精力充沛,仗义直言,交友广泛,他就是沈阳同洲商贸有限公司董事长、沈阳温州商会常务副会长、沈阳温州工业园项目开发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沈阳市沈河区政协委员邹培林。
富翁和渔夫的故事
秋日的午后,沈阳高登国际酒店,顾客不多,若不是轻飘过来的背景音乐,我们不知怎样开始这次采访。在这之前,我们已多次约邹培林出来,想随便交流一下,却因时间和业务被他婉言谢绝。
坐在我们面前的是位经营国际品牌的老板,一身休闲的打扮,刚一见面的感觉很像是个地道的东北人,言谈举止落落大方,只是略带南方口音的东北话提醒我们这是在沈阳的温州人邹培林。
随意要了两杯咖啡和饮料,开始了我们的交流。
他对我们说:“我愿意替朋友做事,包括这次采访,是朋友要我来的。我个人的经历没有什么好谈的,我从不接受记者采访,原因之一是业绩不大,没有什么好说的;二是不会说啥,说话直来直去,怕造成不好影响。”
采访中,邹培林对我们说,他曾读到这样一篇文章,觉得挺有意思。说的是:
一个富商在异国阳光灿烂的海滩漫步时,看到一个当地的渔夫惬意地躺在沙滩上晒太阳,就问道:“你为什么不去打鱼呢?”
渔夫回答道:“今天我已经打够鱼了。”
富商接着问:“那你为什么不打更多的鱼呢?”
“打那么多鱼干什么?”
“多打一些鱼,你就可以买一艘大的机动船。”
“买大的机动船干什么?”
“那样你可以打更多的鱼,雇更多的人,赚更多的钱。”
“赚那么多钱干什么?”
“那样,你就可以像我一样四处旅游,享受生活,在沙滩上散步,晒太阳。”
“我现在不就在晒太阳吗?”
富商哑然。
邹培林说:“按我个人的理解,这个小故事是想要告诉读者要懂得满足,要学会享受身边的一切。”从这个小故事开始,他讲起了他的一些经历。
邹培林出生于浙江丽水市的青田县。青田县位于浙江省东南部,恒江中下游,素以“华侨之乡”、“名人之乡”、“石雕之乡”而闻名于世。
邹培林的家庭条件在当时当地都是不错的,父亲是老红军、老革命。从小邹培林就接受父母的传统教育。家中七个孩子,上有三姐一哥,下有两妹,虽不愁吃不愁穿,眼见周围经商的人越来越多,邹培林还是动了经商的念头。两个姐夫都是国家干部。没有经商机会但日子过得很充实。那时家里人都反对他去做买卖。因为父亲是建国前参加工作的,邹培林可以接班工作,两个当干部的姐夫也劝他先上班再找其他好工作,有固定工作让家人放心。
但邹培林那时也是年轻气盛。他想干的事就要去尝试,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尽管家人再三反对,他还是踏上了从商创业的征程。
创业的艰辛磨练了他的意志
1980年初,高三毕业后,邹培林随大姐夫来到冰天雪地的沈阳。
邹培林回想起当年的沈阳还记忆犹新。
那时沈阳火车站前的太原街一带还算繁华。站前和平旅社是比较高的楼,也算是高档点的旅社了。拉达出租车、“倒骑驴”(人力车)满街跑。和平旅社一宿23元,时间短时邹培林就住在那里,那里的服务员大姐都很热情。他外出推销产品跑一天下来是饥寒交迫透心凉,旅社服务员大姐见他这么小还这么吃苦就给他打来热水,有时还把自己带来的饭菜给他吃。这种温暖一直让他感动着。邹培林说:“沈阳人不富裕,但热情好客,待人真诚。”那时他就发誓,决不做骗人的买卖,凭本事挣钱,凭辛苦挣钱,用诚信经营来回报那些关怀帮助过他的好心人。
 回忆当时创业的艰辛,邹培林说:“往事不堪回首,但我很珍惜那段经历,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印记,那是一种丰富人生的过程,创业的艰辛永远在记忆中抹不去……”
上世纪80年代初期,沈阳百废待兴,国有企业陈旧体制制约着经济发展。人们观念也比较陈旧,都想依靠单位来解决发展出路。而像邹培林一样的南方人已经开始走街窜巷自己经营了。
当时邹培林主要推销学生手册和学生臂章等一些塑料制品。做这买卖利小数量大,凭着邹培林灵活的推销,很快建立了销售网络,生意就越做越好。跟随大姐夫跑了一年多,第二年邹培林就开始自主谋生了。
邹培林说:“那时除了短时间往返住在和平旅社,时间长点就住几元钱的旅社。一元多点的地下室也住过,好在沈阳的冬季有暖气,加上人的热情好客,一天的疲劳也很快消失,第二天起来又开始了一天的奔波。”
仅两三年多的时间,邹培林就小有积蓄了。他在做塑料制品的同时也在考察沈阳的市场。哪有利就到哪去经营,按他自己的话说叫无缝不钻。他先后做过儿童玩具、化妆品、小百货及纽扣等针头线脑的小生意。正是这些小打小闹的小买卖,为他积累了大量财富,为他后续发展奠定了财富基础。
上世纪80年代末,邹培林已有了些资本积累,做生意也渐渐入行了。
成功的收获坚定了他的信心
1990年,辽宁省丝绸公司下属一工厂要转让的信息让邹培林感到是个很好的发展机会。于是他主动出击与其合作,成立了辽浙拉链厂,这一签就是几十万,一干就是几年。这次合作可以说是邹培林生意场上的一个转折点,资本的快速积累,为他实现新的梦想铺平了道路。
1991年,邹培林与省市进出口公司合作进入外贸领域。经营服装及原辅料,这样干了七、八年,外贸经营的路径基本都探明弄清了。这期间他还到过中东、韩国等地进行市场考察与学习,这些经历开阔了他的视野,增长了他的智慧,他觉得干点实体的时机已经成熟了。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全社会经济发展也进入成熟期,热爱生活的人们也在不断地提高生活档次和生活品味。追求名牌逐渐成为时尚,邹培林开始考虑如何经营品牌了,他在考察市场寻找商机。
1999年,邹培林到广州与意大利品牌沙驰鞋业开始了全面合作,成为沙驰品牌东北总代理。
邹培林向我们介绍说,沙驰原是意大利的一个品牌,诞生于20世纪80年代的艺术之都佛罗伦萨。沙驰皮鞋具有设计独特、品质优越的特点。尊贵之中体现出的佛罗伦萨的文化底蕴受到了中国中上层各界人士的喜爱。作为广东沙驰企业创始人杜加富董事长,早些年把目光投向沙驰品牌。挖掘著名品牌的巨大潜力,把沙驰品牌引入中国市场并组建中国沙驰皮鞋广东发展有限公司。目前中国有500多家沙驰品牌网点。
邹培林说,促进中国经济可持续、健康的发展,这是时代赋予我们品牌经营者的历史责任。
中国的经济发展非常快,中国的国际知名品牌,给我们中国的消费者以全新的感受和体验,我们应当把这种品牌的建设和积累、经验,广泛的传播,为中国的品牌建设提供有力的经验和借鉴。我希望同国内的企业家、品牌大师、专家、教授一起探讨品牌发展战略的问题,把中国的品牌更好的推向世界,把世界的品牌更好的引进中国,从而推动我国品牌建设快速的提升和发展。”
当我们问到他为什么选在沈阳的中国鞋城开办他的公司时,他说:“我把品牌和经营联系在了一起”。谈得是大气理性,他不只是在经营品牌,他也在实施品牌战略,这是一个品牌经营者的超前思维。
邹培林说:“沈阳鞋城始建于1989年10月25日,由最初的‘南塔鞋市’到‘沈阳鞋市’到现在的‘中国鞋城’,经历了13个春秋。现以发展成为闻名海内外的现代化、一流的鞋类专业批发市场。年上缴各种税费5000余万元,年交易额36亿元。在这里直接面向鞋业集散地,许多信息传播迅捷,品牌价值容易展现。在时代的发展和竞争中,品牌是一种独特的旗帜,是一种品质和品德综合的体现。作为企业家队伍中的一员,在塑造企业品牌形象的同时,我们也在努力打造中国品牌经济,以更多、更好的品牌满足市场的需求,满足人们物质和文化的需求。我想,这种品牌的引进和经营,对于推动我国自身品牌建设,增加培育国内知名品牌的机会,必将加快名牌国际化的步伐,使中国的企业家,在管理思维上得到一种洗礼和升华。同时,也展示出中国企业家跻身世界市场的意识,让品牌经营体现出中国人的智慧和勤劳,体现出我们的优良品质和风采。”
东北振兴的号角,激荡着邹培林的心扉。已到沈阳工作近二十年的他,早已把这里当成了他的第二故乡。
邹培林说,有时与朋友道别时会随口说出有机会到沈阳来玩啊,他真的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乡。
邹培林说:“我生活在这个城市,我喜欢这个城市,如果能为她做点事情,会是我一生的荣耀。”
2002年,他随沈阳温州商会介入沈阳房地产业。
2007年,他又与辽宁浙江商会的几个浙商开工建设细河工业项目,在那里将建成温州工业园。在2007年3月沈阳市党政经贸代表团赴南方招商活动中,细河经济区成功签约温州工业园等三大项目,签约总额高达46.5亿元。这三大项目中,温州工业园是以浙商为主要投资主体、以包片开发形式进行建设的工业园,主要建设成为以工业电器及相关产品为主的产业集群,园区占地1500亩,拟投资19.5亿元人民币。
“很多在沈阳创业的浙江人像我一样已经把沈阳当成自己的家,他们在沈阳不仅买房置车,还将孩子送到沈阳上学。仅我认识的温州商人中,10个人中至少有6个人在沈阳购买了住房。”邹培林微笑着告诉我们。
邹培林一直不愿与媒体打交道。他说,沧海横流,商海无边,商界成功者万千,我只是大海中的一滴水,不能称为成功人士,也没有作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业绩。就是有成绩了我也不会刻意宣传,我觉得这种宣传应该注意社会影响和他人的感受。
生长于军人家庭的他一直以来向往军旅生活。他说:“当兵一直是我的一个想法,战场没去,只好进入到市场了。但儿子已在大连水面舰艇学院学习,接受军事院校的国防军事教育。这算作圆了我儿时的一个梦想,也是我为国家的国防事业贡献点力量吧。我还想让儿子专业学成后继续深造,报考研究生提高献身国防的本领。因为我高中毕业后进入经商行业再没有受到较为系统的教育和学习,现在的知识也是在实践中积攒下来的,所以,我要让孩子们受良好的教育,将来成为对国家有用的人材。这是我的一个真实的想法。”
说起孩子,谈起家庭,在邹培林的心中,不免产生丝丝歉意。他说:“经商在外有时真的顾不上家,是妻子一手把孩子拉扯大,妻子在家乡曾是一名教师,神圣的岗位让她工作很舒心,还考上了医学院。但为了我们的生活,结婚后她放弃了自己喜欢的职业来到沈阳。这些年她真的很辛苦。”
结束采访时,我们问邹培林董事长:“富商和渔夫你更想做哪一个?”
他说,实际上,前面讲的这个故事不一定真实存在,他的寓意也不能像作者想象的那样,大家应该有各自的感悟。

上一位:陈全统
下一位:邹立朋